欢迎来到莱州律师网
15863825727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 莱州律师网 >法律知识 >建筑房产

律师介绍

  张娜,执业律师, 山东文景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山东大学法律本科政协第十二、十三、十四届莱州委员会委员烟台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烟台律协建筑房地产专业委员会委员莱州市市委... 详细>>

付费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张娜律师

手机号码:15863825727

执业证号:13706199911233138

执业律所:山东文景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莱州市北苑路财富大厦14层

建筑房产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


        为了保护以农民工为主的建筑工人的合法权益,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问题,《合同法》第286条从法律层面上确定了承包人对工程价款享有优先受偿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第4条进一步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并明确了权利行使的起算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建工解释二》”)第22条更近一步明确了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为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


一、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之“六个月期限”的性质


实务中,对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存续期间的长短已无争议,仍存在争议的是六个月期限的起算点问题。施工合同的独立性决定了工程竣工或者发包人应付工程价款的差异性,能否用统一的标准去衡量不同的个案?有无必要区分建筑工程是否竣工的情形?发包人或者承包人的原因导致工程未能如期竣工的等等?

如承发包双方在《施工合同》中约定:分阶段付款时,付款时间未成就的,承包人能否主张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最高人民法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一书中指出: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成立需要以工程债权未获满足为前提,当约定的付款时间未到,发包人有拒绝的权利,承包人无权行使优先受偿权。

《民法总则》第188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最高人民法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一书中指出:“诉讼时效的设置是为了促使权利人在权利收到侵害时及时请求保护,针对的权利只能是请求权。而法律对承包人优先受偿权的规定,则是基于权利人在行使了债权请求权后,因其不能实现自己的权利,对债务人财产直接行使变价求偿权的权利。该权利具有排除债务人及他人干涉,无需借助他人的行为,直接支配权利客体的要件,含有支配权的因素,而非请求权的性质。而除斥期间味权利预设期间,以促使法律关系尽早确定为目的,不得中止、中断和延长。”最高法院《关于对人民法院调解书中未写明建设工程价款有优先受偿权应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请示》的复函中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依据该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且为不变期间,不存在中止、中断或延长的情形”。

由此,可知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之“六个月期限”在性质上属于除斥期间,而非诉讼时效。承包人在具备主张优先受偿权的条件时应当尽早主张权利,以免过了6个月的优先受偿权行使期限。

二、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


   《批复》第4条规定了优先受偿权的起算点为建设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建设工程合同约定的竣工之日,实务中操作起来却很难,比如因发包人原因导致工程中退停工,承包人撤场的,约定的竣工之日或实际竣工之日均未到期的,对于已完工的工程承包人如何主张优先受偿权?再比如约定的付款时间过于靠后,承包人无法预判发包人是否能够足额支付工程价款,进而导致无法主张优先权的情形?针对诸如以上问题,《建工解释二》第二十二条规定:承包人行使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期限为六个月,自发包人应当给付建设工程价款之日起算。本文中,将立足于《建工解释二》的相关规定,聊聊优先受偿权。

错综复杂的案件,如何确定发包人应付工程款之日,应回归到个案中去。没有绝对统一的裁判规则,但个案的裁判思路可为他案提供思路。


最高人民法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司法解释(二)理解与适用》一书中指出:第一,合同有约定的,应当遵从当事人约定;第二,在合同无效,但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合格的情况下,可参照合同约定确定应付工程款的时间,法理依据:《建工解释一》第2条之规定;第三,合同解除或者终止履行,应区分具体情况认定应付工程款之日;第四,当事人对付款时间美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应以何标准作为认定应付工程款之日,具体分为建设工程有无实际交付。


三、建设工程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行使方式


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作为一项法定权利,当承包人索要工程价款未果时,可以主张就涉案的建筑工程形式优先受偿权(如协议将涉案工程折价或者申请法院依法拍卖)。但承包人的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是否必须以明示方式提出?换言之,法院未在民事判决书或者调解书中载明承包人对涉案建设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的,在后期的执行过程中承包人能否主张优先受偿权?

上述情形承包人可以主张优先受偿权,理由有如下几点:


第一,最高法院在对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对人民法院调解书中未写明建设工程价款有优先受偿权应如何适用法律问题的请示》的复函【(2007)执他字第11号】答复如下:建设工程款优先受偿权是一种法定优先权,无需当事人另外予以明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第四条明确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依据该条规定,建设工程承包人行使优先权的期限为六个月,且为不变期间,不存在中止、中断或延长的情形”;第二,承包人需确保自身是在优先受权的行使期限内主张了相关权利。未明确主张优先受偿权不等于承包人不享有该项优先受偿权;第三,最高人民法院(2016)最高法民申1281号民事判决书,本院认为部分:……人民法院在判决书、调解书中未明确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并不妨碍权利人申请行使其优先受偿的权利。因此,中人公司和新兴公司虽未明确主张优先受偿权,但并不影响其享有该权利。


此外,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问题,详见本公众号2018年9月21日发布的标题为《最高法案例: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范围》的文章。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Copyright © 2017 www.lzsls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添加微信×

扫一扫添加朋友圈